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2018-09-29 14:43:06 来源: 编辑:晏思思

14世纪以前的南海是一片什么样的海域?

彼时,争端、主权、军事化和资源争夺从来不是围绕南海的关键词,繁荣安定、和平合作才是南海地区的原生态。

你可知道,明清时期青花瓷的青料来自哪里?古时泰国与柬埔寨如何划分疆界?如今南海地区呈现出的冲突矛盾与大航海时代殖民者的入侵有着怎样的联系?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表达大航海时代的画作

近日,《南海文明图谱:复原南海的历史基因》一书的执行主编、新华社高级编辑、东南亚问题和南海问题专家凌朔做客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南海之声《南海周刊》节目,为大家解读南海文明本质,讲述南海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凌朔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南海的特质是和平

凌朔首先将地中海文明与南海文明进行了对比分析。“地中海是战争之海,地中海历史上发生过两千多次战争,其中最长的一次战争长达两百年。而在南海几千年的历史演进过程中,没有发生过任何一起大规模军事冲突,南海的特质就是和平。”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1934年,中国首次标准化命名南海诸岛

在凌朔看来,南海是一片繁荣之海,和平之海,合作之海,友谊之海。“这几个词一直在我心中激荡。”他表示,这几个词绝不是政治术语而是学术术语,是在南海文明成长过程中,始终伴随其左右的特质。

古时泰国和柬埔寨以寺庙为界?

在古代,整个东南亚区域都没有国界的概念,只有疆域和势力版图的概念。以泰国和柬埔寨为例,大家以共同进奉的寺庙互通往来,不存在边界的争端,他们知道寺庙这边是柬埔寨,过了寺庙就是泰国。

“西方学者目前在研究东南亚各国之间的陆地争端,至今,各国的陆地争端大概有三四十处,这些陆地争端没有一处是和西方殖民者没有关系的。”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清代关于南海地区的地图《大清万年一统地理全图》

在凌朔看来,南海文明目前呈现出来的矛盾和对立很大程度上是由大航海时期西方殖民者入侵造成的遗留问题。东南亚国家原本有自己的边界判定方式,“而西方殖民者一定要划一条明确的疆界线出来,而且给不同国家留下的地图还有交集,最终导致这些文明之间的冲突。”

银子没带够?把人留下就行

在殖民者入侵之前,整个南海上已经形成了一套固有的有秩序、有规则的贸易体系,这种贸易形式从来不是强加的规则,而是在不断贸易的过程中慢慢形成的,强调“商量着办”,可以讨价还价。

“中国商人来到盛产珍珠的菲律宾南部地区,遇上了一批质量很好的珍珠,但是带来的货品不够交易,他们约定只要留下一个商人就可带走该批珍珠,下次再来到当地把银两补足便可带回该商人。”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然而殖民者的入侵强行割裂了南海文明的有序传承。“(殖民者)在马六甲一带直接绑架中国的商人,把他们驱逐出这片海域。因为当地的商人不愿意和西方人贸易,还是愿意沿用过去的老习惯和中国商人进行贸易。后来无论在印尼泗水还是在菲律宾的马尼拉,西方人来了以后都大量地驱赶当地的华人,有一些华人还沦为了他们的奴隶。”

青花瓷和南海也有关系?

“制作青花瓷的青料哪里来的?青料的原产地,一种说法在索马里,一种说法是在伊朗伊拉克一带,正是阿拉伯商人把这种清料带到了渤泥,中国商人和阿拉伯商人在渤泥进行交易,把青料带回了中国,可见如今散落在我们生活每一个角落的美好都与古代南海文明有着密切的关联。”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在凌朔看来,区域文明从来都不是由单一文明主导或者由单一文明衍生出来的,而是由多种文明互相交汇、交织、捆绑在一起共同往前演进形成的。

不是世界向中国朝贡,而是中国向世界朝贡

针对西方学者用朝贡文明概括14世纪以前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交往,凌朔表示,这种朝贡体系是官方贸易的化身,更多的是贸易行为,而并非西方所一直强调的政治意图。

建立泰国第三个王朝的君王是广东澄海人,每年都派使臣来中国朝贡,有一次朝贡的物品有象牙、犀角、苏木及胡椒等香料,还有11条船,而乾隆只收下了犀角和象牙,其他的都退还给泰国,还额外赠送其一百担硫磺和一百口铁锅。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胡椒

“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书中写道,‘不是世界向中国朝贡,而是中国向世界朝贡’,这一针见血地点出了在所谓的朝贡贸易关系中,中国给出的其实更多。如果从整个中国古代史来看,中国并不是从朝贡体系当中获益的一方。”

青花瓷与南海居然有这样的关系!刷新你对南海的认知

 

利玛窦(左)

凌朔认为,围绕南海产生的争端、主权、岛礁及所谓的航行自由等话题,都是西方式的话语陷阱,这些话题在几千年的南海合作共生文明的形成过程中不值一提。他强调,“南海没有问题,南海只有太多太多的美好等待我们去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