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观察 | 携手欧盟!越南取代中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2020-07-07 16:11:58 来源:南海之声 编辑:白宇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1 2019年6月30日,欧盟与越南自贸协定签字仪式在河内举行(来源:法新社)

2019年6月30日,欧盟与越南自贸协定签字仪式在河内举行(来源:法新社)

 

6月的河内,经济话题的热度堪比不断升高的当地气温。

 

随着《欧盟与越南自由贸易协定》(以下称EVFTA)6月8日在越南国会获批通过,要求政府“重置越中经贸关系”、“全球供应链转向越南”的相关言论,在越南网络上迅速发酵。

 

这项被寄予厚望的协议也被越南经济学者形象地喻为“连接越南与欧盟的高速公路”,它将在8月1日正式生效,双方在随后的10年内逐渐削减直至取消约99%的货物贸易关税。而据越南官方预测,EVFTA的签订将在未来三年为越南贡献2.18%到3.25%的经济增长率。

 

鉴于中国已经连续15年成为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越南与欧盟双边自由贸易的开启,是否真如舆论所言,将使越南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并进而取代中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

 

越南制造,机遇与挑战并存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2 富士康工厂车间(资料图)

富士康工厂车间(资料图)

 

位于越南北宁市的富士康厂区,傍晚是这里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年轻的男女骑着摩托车从白色的混凝土厂区鱼贯而出,在马路中间留下一阵尘土飞扬。那些三两成群步行回家的人也并不寂寞,沿途一字排开的路边摊位上买卖声此起彼伏,从锅碗瓢盆到果蔬肉鱼,厂区工人们的生活必需品,都能在回家的路上采购齐全。

 

富士康北宁工厂建于2007年,以生产耳机、数据线等电子配件为主,而其更受瞩目的iPhone生产线,业界传言也将有望近年内从中国部分转移至越南工厂。

 

早在富士康之前,耐克、三星、LG、英特尔、优衣库等企业也纷纷在越南设立工厂,承接大量来自中国的订单。如今,三星80%的智能手机都产自其在胡志明市的高科技园区。在传统的服装制造领域,早在2009年,耐克、阿迪达斯的越南代工厂已经全面超越中国的产能。一时之间,“下一个世界工厂”俨然成为越南新的形象标签。

 

得益于1986年开始实施的“革新开放”政策,越南经济增速强劲,近30年来的年均经济增速达到6.8%,人均GDP也由革新前的100多美元增长为 2500多美元。而对外经济是拉动越南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2019年,越南对外贸易总量达到了5170亿美元,累计吸引外资达380.2亿美元,创下10年来新高。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3 越南河内商业街(来源:视觉中国)

越南河内商业街(来源:视觉中国)

 

从上到下的“革新”决心,良好的投资环境,廉价的年轻劳动力,都成为吸引企业前来越南投资的关键因素。这一幕让同样经历过改革开放的中国人似曾相识。

 

只是和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一样,当前的越南仍以出口导向型和劳动密集型经济的增长模式为主,经济发展质量不高,劳动力素质较低,科技创新不足等因素直接掣肘越南经济的前进。

 

积极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依托外资的力量来帮助提升科技创能力,进一步促进越南经济转型,这些都是为何这些年越南如此热衷于签订各种贸易协定的直接动因。目前,越南参与双边和多边自贸协定达到20项左右,几乎其所有的主要贸易合作伙伴都囊括其中。

 

但实际上,自贸协定并非一签署就万事大吉。一些经济学者指出,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会面临诸如原产地原则、可持续发展原则等非关税贸易壁垒的挑战。尤其是当前越南基础设施较差,工业基础薄弱,产业布局相对单一,越南试图以承接欧盟供应链的转移来实现经济转型升级,绝非一蹴而就。

 

《环球时报》指出,越南通向欧盟的高速公路并非免费,需要对国内相关法律、管理体制等进行调整。以工会为例,欧盟要求越南允许工人成立独立工会,这与越南现行的工会制度有出入。

 

有专家还表示,欧盟未来势必对越南提出政策及法律的改造,这将使欧盟对越南的影响从经济领域扩大到政治领域,如何应对也将是摆在越南面前的一大挑战。

 

疫情之下,重塑全球供应链?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4 塞尔维亚克拉古耶瓦茨菲亚特汽车生产工厂(来源:视觉中国)

塞尔维亚克拉古耶瓦茨菲亚特汽车生产工厂(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2月,当新冠病毒还尚未危及塞尔维亚人的生命安全,这里的菲亚特-克莱斯勒工厂却迎来了最冷酷的寒冬。由于中国严峻的疫情形势,产自中国的汽车音响系统和其他电子零件无法及时供应,工厂不得不宣布停止运营,这也是欧洲首个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停产的工厂。

 

全球化经济的时代,供应链如同世界经济的血脉。但当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供应链却成为了全球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

 

据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疫情冲击将导致今年全球经济增速跌至2.3%,这将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有经济学者还指出,如果考虑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全球经济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

 

过去十多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供应链网络的中心。根据世界银行和联合国贸发会议共同发布的“世界综合贸易解决方案”(WITS)数据库,在全球近200个经济体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中间品在全部进口中的占比平均达到21.7%。

 

上述数据体现了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份量,英国市场调查机构马基特公司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则说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作用在持续走强。这份报告指出,中国已经跨越了低成本供应商的“传统角色”,在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中的位置正在前移。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5 江苏连云港港口码头,正在装卸中的进出口货物(来源:视觉中国)

江苏连云港港口码头,正在装卸中的进出口货物(来源:视觉中国)

 

尽管在疫情冲击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双重影响下,各国都将重新思考其对于供应链的依赖性,但在供应链风险和弹性解决方案提供商Resilinc首席执行官瓦基尔看来,“即使是应对新冠病毒,也并没有理由使供应链大规模撤离中国”。供应链的转移涉及到知识、资本、基础设施和劳动力等,“今天很难在其他地方复制中国制造业所做的一切”。

 

国际市场对中国的信心也直接体现在外资上。今年头5个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达到3551.8亿元人民币,并在4、5两个月实现正增长,当月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1.8%和7.5%。正如经济学者展望的那样,疫情可能会重塑全球供应链,但长期来讲,中国是世界制造大国的地位难以撼动。而对以创新驱动经济发展为目标的中国来说,将有望在全球供应链多元化的进程中成为其先驱者和实践者。

 

德国《经济周刊》认为,越南在服装和鞋类等低端制造产业上有优势,但不可能完全替代中国。这家媒体指出,越南产业链远没有中国完善,而且其人口不到中国的1/10,2019年中国出口额近2.5万亿美元,越南只有2600亿美元。

 

中越经贸,“脱钩”还是共荣?

 

当越南总理阮春福在媒体上表示“供应链转移浪潮将是越南百年难遇的大好机会”时,他同时也签署了一份文件,同意批准北江省邀请中国商人入境选购当地急需售卖的新鲜荔枝。

 

每年的5、6月份是越南荔枝的收获季节。位于越南东北部的北江省,更是荔枝的天堂,年均产量达到15-20万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荔枝出口国,越南荔枝一半以上的出口,毫无悬念都成了中国消费者的盘中美食。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6 越南北江省果农正在包装荔枝(来源:视觉中国)

越南北江省果农正在包装荔枝(来源:视觉中国)

 

新鲜荔枝不易保存,疫情导致跨境航运停摆,来自美国、欧盟、澳大利亚的订单急剧下降。为解决迫在眉睫的荔枝出口难题,今年5月中旬,北江省陆岸县政府紧急邀请190名中国商人入境选购荔枝。同时,越南农业部和工业贸易部和中方商定,将部分口岸每天的通关时间从疫情期间的5个小时延长至9个小时。据昆明海关介绍,截至6月9日,仅河口口岸累计验放越南进口的荔枝达到1.3万吨,同比增长12.6%。

 

对于一直搭乘中国发展顺风车的越南来说,中国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已经与越南深度整合。据越南海关总局统计,即使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前四个月,中越进出口总额仍然达到127亿美元,同比增长22.1%。目前,中国仍然是越南最大的农产品、计算机、电子产品和配件进口市场,也是越南最大的机械设备、纺织业、塑料化工业、钢铁等产业的原材料供应国。

 

不仅如此,对于迫切需要外资来提升其产业格局的越南来说,中国同样不容忽视。自越南吸引海外投资30年来,中国对越南总共投资了2149个项目,投资协议金额总计134亿美元。2019年前7个月,中国对越投资达17.8亿美元,占越南吸引外资总额的21.6%,一度成为最大投资来源地。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图7 中欧班列(浙江义乌-马德里)防疫专列启程(来源:视觉中国)

中欧班列(浙江义乌-马德里)防疫专列启程(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是中越建交70周年,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已经在多个领域取得新的进展。过往的实践证明,相互尊重、互利合作,这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中欧互为重要贸易伙伴和重要市场,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拥有广阔市场和巨大发展潜力的中国,对于当下欧盟经济复苏同样至关重要。

 

越南有句俗语:“独木难成林,三树聚成山。”中国人也常说,团结力量大,合作方成大器。当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当贸易保护主义甚嚣尘上,当世界政局充斥阴谋论调,国与国之间的信任和互助,在此时显得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