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观察 | 越南渔船南海“碰瓷”的背后……

2020-07-15 18:00:52 来源:南海之声 编辑:白宇

当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笼罩全球,被视为抗疫“优等生”的越南却在南海异常活跃,并留下斑斑劣迹。从1月中旬以来,累计有2500余艘越南渔船在我国广西、海南、广东的内水、领海以及专属经济区进行非法活动,而期间越南渔船的各种疯狂举动,让人不得不警惕其真实意图。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南海之声漫评

南海之声漫评:谁才是南海问题的麻烦制造者?

 

疯狂的“渔船”

 

6月10日,南海风平浪静。一艘来自越南广义省的渔船长驱直入西沙群岛海域,满载着沿途打捞的近1吨海货,但似乎还不满足。

 

当渔船继续向西沙群岛东南方向行驶时,遭遇中国海警船喊话叫停。在中方执法过程中,越南渔船出现破损,大量海水不停灌入,16名成员弃船跳水,随后被中国海警船安全救起。

 

但越南方面的事后声明,却俨然一出“罗生门”。据越通社的报道,事件起因是海上风浪过大,致使越南渔船进水即将翻沉,“偶遇”中国海警船及时出手救援。报道称,中方人员强行登船执法,没收渔民所得和船上物资等。

 

这篇报道继续以惯常的“苦情牌”,却对越南渔船非法闯入我西沙岛礁只字未提。此番反转,似乎是两个月前疯狂碰瓷行径的延续。

 

4月2日,中国海警4301舰发现三艘越南渔船驶入我国西沙海域,对其喊话驱离过程中,一艘渔船猛然转向海警船,撞向船艏后沉没。蹊跷的是,事发现场另两艘越南渔船,异常淡定地在旁围观,并将现场拍摄的照片迅速发回越南国内,引发越南舆论哗然。

 

四处撒网、进退有序、配合默契、舆论造势,越南渔船有组织的南海“碰瓷”行为,不仅侵扰中国海域,也屡次造成冲突,让南海周边国家深受其害。

 

6月16日,马来西亚海警鸣枪警告一群越南渔船,最终一艘越南渔船拒不驶离,被马方扣押。越南渔政船随后赶来协商,双方短暂对峙后,越南渔船才被放走。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马来西亚海警与越南渔船对峙

图说:马来西亚海警与越南渔船对峙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夫丁·阿卜杜拉对媒体称,近年来外国渔船“侵入”马来西亚东部水域的情况有上升势头,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越南的渔船,2019年就有141名越南渔民因“侵入”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被捕。

 

此外,印尼海军舰队司令部4月28日发布公告称,越南海警船在4月19日的冲突中高速撞向印尼军舰,对船体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坏。

 

“惯犯”的图谋

 

越南的非法捕鱼问题由来已久,尽管其拥有近3500公里的海岸线,但近海的鱼类资源早已逐渐枯竭。

 

2017年10月,欧盟委员会针对越南非法、无管制和不报告(IUU)的渔业问题对其提出“黄牌”警告,明确指出越南渔业存在诸多问题,如一些渔民没有在船上安装定位系统和设备,在别国的领海从事非法捕捞行为,越南国内的渔业管理和处罚机制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等。

 

压力之下,虽然越南一方面也在国内出台一系列应对措施,希望能早日解套,但根据欧盟海洋与渔业事务总署在2019年11月的调查结果,“黄牌”不但没摘,反而延长至2020年6月。

 

而与此同时,越南依然默许甚至纵容越南渔船在南海的非法活动。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越南渔船六月在南海活动轨迹 图源: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图说:越南渔船六月在南海活动的轨迹(来源: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根据南海战略态势感知的统计,2020年1月中旬以来,至少有累计2554艘越南渔船在我国广西、海南、广东的内水、领海以及专属经济区进行非法活动。尤其在中国5月1日颁布“禁渔令”后,越南渔船的数量激增。

 

除了在南海海域肆无忌惮渔猎,越南渔船更是有选择性地聚集在海南岛东南部的三亚、陵水和潭门区域。众所周知,三亚及其附近设有海军榆林基地、陵水机场。据海南渔民反映,他们常在近岸肉眼看到相当数量的越南渔船,且上面配备武器、红外线等设备。

 

从越南岘港到中国三亚约200海里,即便每小时30海里左右的现代军舰,也要5-6小时。若只是侵渔,何必选择更远的距离?有专家分析,他们的真实目的是抵近观察。

 

披着“渔衣”的民兵

 

如此有组织、有规模地在南海非法侵渔,越南渔船上搭载的真的只是耕海为生的渔民吗?

 

近年来,越南一直在大力扩建海上民兵组织。截止2019年底,越南民兵约150万人,海上民兵有6-7万以上,也就是说越南大约每64人中就有一人是民兵。

中国南海研究院研究员陈相秒研究发现,越南在中国西沙群岛及南海其他海域的渔业活动采取了海上民兵体制,把渔船作为在南海与周边国家展开较量的“前沿力量”,试图通过渔业制造“西沙争议”,并把西沙当作其海上民兵实践的主要场所。据不完全统计,越南在西沙群岛附近3000多名渔民中部署了13个海上民兵排,他们需要在捕捞时,执行越南政府下达的海上安全任务。

 

根据越南2009年的《民兵自卫队法》,海上民兵自卫队属于其民兵骨干力量,担负着保护岛礁主权和声索海域管辖权安全的任务,需要接受定期的训练和军事化的管理。

 

在越南,除特殊情况外,凡年18-45岁的男性(女性为18-40岁)皆有义务加入民兵自卫队,加入民兵自卫队人员需服役4-6年。而就像某越南高级军官所说,越南要使每艘渔船、每一个渔民都成为岛礁和海洋的主权“里程碑”。

 

不仅如此,为了适应海上的复杂形势,越南还为大功率的捕捞船队配备现代化装备,大大提高海上侦察与反侦察、情报搜集与反搜集的能力。曾有报道越南银行为渔民提供了2亿左右的贷款,改造了400余艘渔船。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越南 图源:视觉中国

图说:越南街景

 

海上维权的“死胡同”

 

一直以来,越南就将南海渔业开发与海上主权宣誓捆绑在一起。在5月4日《越南画报》的一则新闻中,在强调“广义渔民坚持出海,维护海上主权”的同时,不忘炒作4月2日的西沙沉船事件和中国的夏季休渔令。

 

不仅如此,越南还在渔民中加强宣传攻势,通过印发《越南海洋岛屿宣传手册》,来让“每个居民充分意识到其在斗争和驳斥涉及越南在东海的合法权益的虚假信息的责任心和义务”。

 

在中国南海研究院研究员陈相秒看来,越南所谓宣称西沙群岛与南海群岛是其历史上的“黄沙县”与“长沙县”,但综合中国与越南的历史表明,真正的黄沙与长沙只是越南近海的岛礁。

 

此外,越南方面宣誓主权的“历史继承论”也站不住脚。1885年起,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1933年,为扩展远东利益,法国占领南海九座岛礁。当时中国国民政府提出外交交涉,迫使法国调整立场,声称占岛只是安置浮标,无意用作海军用途。就连法国都无法证明其曾在南海海域的主权,越南依然固执己见,拿此说事。

 

而早在1958年,越南时任总理范文同向周恩来总理递交的国书中,就已经“承认和赞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1958年9月4日所作的关于中国领海的决定和声明”。在越南当时出版的教科书和地图中,西沙和南沙群岛也被标注为中国领土。

 

近年来,越南提出要在2045年前把越南建设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海洋强国,而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和沿海经济,成为其首当其冲的重要举措。

 

但正如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闫岩指出的,“越南的海洋强国之路应是正大光明之路,而不应以邻为壑”。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一贯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们也有诚意和信心与周边国家携手应对各类海上威胁和挑战,维护海洋和平安宁。毕竟,在浩瀚的大海上,不会有孤独的胜者,却应该有合力的共赢。

 

(文/甄明 陈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