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2022-06-16 11:52:22 来源:南海之声 编辑:大仁

 

当地时间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开幕大会上做主旨演讲,首次阐述了所谓的“岸田和平愿景”,声称日本将通过五大支柱提升日本在本区域的外交和安全角色。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孙文竹在接受南海之声采访时指出,日本急于扮演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不会从亚太地区利益出发来制定政策,所谓的“岸田和平愿景”在多大程度上能被亚洲国家所接受,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如今的日本保守且充满焦虑

 

南海之声:“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是岸田和平愿景五大支柱之一。面对全球供应链重组甚至脱钩的趋势下,日本政府干预海外产业链和供应链调整更偏向哪种方式?是选择依靠市场还是意识形态?

 

孙文竹:在方式上,我们可以说它是采用了意识形态手段和经济手段相结合的方式。首先是用意识形态手段拉拢东南亚国家、非洲国家等海外潜在合作伙伴,为日本企业和投资打开市场,针对中国 “一带一路”(倡议)开展竞争。

 

安倍政府提出来的所谓“自由开放印太”,以及高质量基础设施出口战略,还有后来对中国债务陷阱的抹黑炒作,包括拉拢美国、澳大利亚等一起搞“蓝点网络”等,都是以意识形态的方式限制中国经济的影响力。

 

另一方面,随着新冠疫情暴发,以及美国对中国经济竞争政策的长期化,日本政府对于供应链稳定性的焦虑也逐渐明显上升。这种焦虑下,它使用经济手段设法推动企业对产业链做调整,但日本政府运用经济手段的资源和能力终究还是非常有限的,只能为一些原来已有意愿的企业提供支持。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南海之声:《经济安全保障推进法》(下称《经济安保法》)被称为岸田政府具有标杆性的政策,它的通过与实施是否凸显日本社会保守化进一步加剧?

 

孙文竹: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这样说。在俄乌冲突背景之下,日本通过这样一部法律,首先折射出日本对外部安全环境的一种焦虑,它担忧被其他国家卡脖子,要尽可能地维护自身在经济和科技方面的优势地位,在未来经济规则制定中继续拥有话语权,这种心态显然是一种守成者的心态。一方面它沉迷于自身旧有的优越感,另一方面也是对未来的新变化充满了恐惧。这个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积极向上的对外拓展心态有比较大的区别。

 

《经济安保法》的通过也标志着日本政治泛安全化问题已经达到了比较严重的程度。其实从安倍晋三时期,日本政府和自民党就开始用国家安全议题作为遮掩他们在推动经济发展方面遇到困难的主要抓手。

 

岸田上台之后,最想推动的是“新资本主义”但实施起来障碍很多,于是就把《经济安保法》作为主要政绩来推,这也折射日本政治重视口号、重视意识形态的一种布局。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他们从未真正反省过战争责任”

 

南海之声:在历史问题和战争责任上,日本国内的主流态度是怎样的?

 

孙文竹:日本民众对于历史问题和战争责任的真正了解是非常少的。背后原因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后,日本的历史教育有意淡化日本对外侵略的历史,甚至美化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的对外扩张史和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经济成就,凸显所谓的民族自豪感。

 

由于日本战后没有真正推行社会改革,许多右翼分子战后仍占据着政界、经济界和舆论界的高位,形成了一种盘根错节的庞大政治家族势力。这些人是日本在海外进行殖民掠夺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从来也没有真正地反省过日本的战争责任,所忏悔的最多只是战败,而不是发动战争。在这种影响之下,许多日本普通民众在面对历史问题的时候,往往就会有一种比较冷漠或者抵触的态度。

 

南海之声:岸田文雄主旨演讲中,一边借助俄乌冲突“危机叙事”,称所谓“今日乌克兰,明日东亚”,一边又炒作“中国威胁”,渲染周边安全环境日益严峻,究竟有何意图?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孙文竹:俄乌冲突爆发之后,日本非常积极在欧亚多个国家渲染危机叙事,声称冲突可能演化为二战以来,世界和日本的最大危机,然后凸显日本对维护西方阵营所谓的“自由开放”国际秩序的贡献,唤起美欧对日本大国身份的认可,也有意利用美欧无暇东顾的时期,推动西方阵营将日本确立为亚太地区“代言人”,为日本提出的“自由开放印太”站台。

 

第二,通过炒作东亚的涉海问题继续抹黑中国,对中国进行舆论上的打压,从而尽可能遏制中国崛起的速度,为日本自己的地缘政治争取空间。

 

台海、东海和南海问题根本就是性质不同的几个问题。日本把这三个问题强行关联,搞所谓的“三海联动”,目的就是一方面为中国统一设置障碍,另一方面离间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系,方便日本搞所谓的离岸平衡来牵制中国,捞取好处。

 

第三是最重要的一点,通过炒作危机来实现“以外促内”,为日本国内的扩军修宪提供理由。我们知道日本战后是通过和平宪法承诺了它放弃作为国家对外发动战争的权利,在军事能力建设上也一直遵守防卫原则。但自民党一直以来都很想突破这种战后体制的束缚。岸田文雄这次演讲当中也提到要加强日本的国防能力,日本国内下个月的参议院选举也会把修宪当成一个重要的议题。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南海之声:在岸田和平愿景五大支柱中,提到要推动实现无核武器的务实努力。但日本国内政治人物提出要审视“无核三原则”,同时也传出要与美国核共享,这类声音在日本政坛是否仍有一定的影响呢?

 

孙文竹:这种声音在日本政坛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主要代表人物就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还有他背后的安倍派。虽然安倍已经卸任首相,但他的政治影响仍非常巨大,包括对于岸田政府的一些人事任命,甚至于岸田首相位子能够坐多久,他都有一定的发言权。

 

安倍等人在涉核问题上持非常激进的态度,他背后是相当庞大的右翼势力。这些右翼势力始终有一种大国情节,对日本的战败始终是不认可不甘心的,希望日本能够成为一流国家。而成为一流国家的身份重要标志是拥有核武器,以及相关的防务自主。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充当西方阵营“亚太代言人”,日本正远离亚洲

 

南海之声:由于过度依赖美国,日本缺乏外交独立性和自主性。尽管日本希望在亚太地区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日本能否做到从亚洲利益出发,而不只是维护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益?

 

孙文竹:我觉得从现在日本的政治局势来看,要让日本从地区利益出发恐怕是很难的。

 

日本在经济上属于亚洲经济圈,他们老百姓的实际利益是和亚洲挂钩,但心态上,特别是一些所谓的政坛精英,他们始终把自己看成美西方先进国家方的一员,充当美西方在亚洲的桥头堡、急先锋。

 

所以,日本不仅不会从亚太地区当前的主流利益出发来制定政策,反而会想方设法破坏亚洲国家之间的团结,只有出现了裂痕,才便于日本去搞分而制之,去搞离岸平衡,凸显它的地位和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谓的岸田和平愿景在多大程度上能被亚洲国家所接受,还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