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2022-06-17 16:47:49 来源:南海之声 编辑:大仁

 

因疫情停办两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今年再次登场,与三年前或更早的香会相比,不变的是中国依然是被美西方“围攻”的对象。变化的是,这届香会我们听到了更多亚洲的声音。

 

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很多人以为,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的香会,自然是由新加坡主办的。但香会的真正主办方是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一家来自英国的著名智库。

 

香会以前还有一个名称是“亚洲安全峰会”,聚焦亚洲安全议题。其议程安排、议题设置等,主要都是由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来操办,自然也更多突显美西方的观点和需要。而在他们看来,亚洲最大的安全问题,就是来自中国对国际秩序和周边邻国的威胁。所以中方参会一直都有被“围攻”的感觉,这并不令人意外。

 

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香会每届开幕,都会邀请一位国家元首来做主旨发言。这次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可他的发言包藏了很多日本的私心;作为美国的盟友,岸田在诸如东海、南海课题上的言论,以及“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强化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明显更像是美国及其盟友“围攻”中国的言论之一。

 

岸田的发言,代表不了亚洲的声音。反倒是在随后举行的一场全体大会上,印尼防长普拉博沃的发言,真正发出了与西方不同的“亚洲声音”。

 

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普拉博沃提出,应以“亚洲方式”解决国与国的分歧。他说,印尼拒绝“选边站”,不会参加任何军事政治同盟。他在回答现场提问时直言,不认同美国在亚太地区发起的“围堵组织”。他还阐述说,“中国一直是个伟大的文明,作为亚洲的领袖已有千年历史,中国的影响遍及整个东南亚。因此,我们敦促各国尊重中国作为一个伟大文明国家的正当崛起。”

 

他还说,中国是反殖民运动的先锋。中国一直是印尼的好朋友。而亚洲国家曾有被大国支配、奴役和剥削的共同经历,迫使区域国家致力于创造一个和平友善的环境,以“亚洲方式”解决分歧和挑战。亚洲已向世界证明,以前的敌手可以化解矛盾,实现近50年的和平、友好、合作与繁荣。

 

尽管普拉博沃的英文带有印尼口音,但他的讲话赢得现场最多掌声。掌声反应了他们对普拉博沃讲话的认同,和对他发出的“亚洲声音”的支持。

 

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香会还有一个场景,是泽连斯基特别受邀通过视频在香会演讲,他引用了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话,“如果没有国际法,大鱼会吃小鱼,小鱼会吃虾米,我们就不存在了。”这样的引用对于他向国际社会要求更多支持和援助,似乎非常有帮助。可他引用的这句话,在新加坡当地引发讨论,意外放大了李光耀所代表的“亚洲声音”。

 

有当地学者提醒,李光耀在强调国际法的同时,也有加强全面防卫的“毒虾米”理论,更有与各国都要建立友好关系,特别是最近不断强调“不选边站”的智慧。

 

对于小国来说,“选边站”意味着卷入大国对抗,那是不可能带来安全的。反观乌克兰,恰恰是“选边站”了。美北约早在俄乌冲突爆发前就向其提供大量武器,还举行联合军演等。乌克兰早就是一只“毒虾米”了,但这没有防止战争。显然区别就是,它没有新加坡“不选边站”的智慧。

 

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这次香会,印尼防长普拉博沃就在发言时直言“不选边站”。显然,这一立场几乎成了东盟国家的一致选择。

 

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在香会场外回答媒体提问时说,中美双方这次都表示“没有必要选边站,不要求你们选边站”,对此东南亚国家会感到安心。不过,他也补充说,“真相是不是如此,只能让事实去证明。”这似乎暗示了他的担忧。

 

黄永宏在香会发言时说,我们正身处历史上一个潜在的危险时刻。要改变这一发展轨迹、避开灾难,须阻止事态延烧,避免在亚洲爆发新的冲突。

 

他指出,亚洲的核心议题也不是专制与民主之争。他认为亚洲国家的相互依存关系,远比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更成熟、更有效、也更互惠互利。例如,中国几乎是所有亚洲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黄永宏还特别指出,若想远离冲突,就必须建立信任。而建立信任是需要时间的。他认为,必须利用亚洲这段和平时期,建立战略信任和信心。

 

新加坡评论员:香格里拉对话会和三年前有明显变化

 

因此,黄永宏反复强调加强交流与对话的重要性。至于有人把香会视为针对中国的“鸿门宴”。他说,到公开平台回答一系列刁钻问题、解释自己的立场,比回避这些问题,哪个更好呢?他强调,中国代表团多年来参与香格里拉对话,能帮助其他关注中国的国家更了解中国。

 

显然,持续性的交流与对话,已经加深了亚洲国家对中国的了解和信任。这是本届香会我们能听到更多“亚洲声音”的原因。东南亚国家明确表示,不会在中美博弈中“选边站”。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独立的看法,不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就这一点而言,本届香会的确开创了一个可喜的局面。

 

(本文作者:李叶明,新加坡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