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解决南海争端有何作用?外交部副部长这样回应

2022-09-05 10:26:58 来源:南海之声 编辑:

9月1日,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出席《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开放签署40周年国际研讨会并作主旨报告。他表示各方应该完整、准确、善意解释和适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反对歪曲滥用,反对双重标准,反对强权即公理。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解决南海争端有何作用?外交部副部长这样回应

 

谢峰表示,当前百年变局加速演进,全球海洋治理面临诸多新问题。作为《公约》缔约国,中方在《公约》开放签署40周年之际举办国际研讨会,旨在集思广益,共同回顾《公约》缔结历史,重温《公约》宗旨原则,促进全球海洋合作治理。

 

《公约》争端解决机制尊重争端当事国的自愿选择

 

在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专访时,谢峰指出,在海洋争端问题上,中国一贯主张由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础上进行谈判协商,这符合《公约》的规定,也是大多数国家的成功经验,是和平解决海洋争端的最有效途径。

 

对于《公约》对解决南海争端的作用,谢峰强调:第一,相关争端不仅涉及海洋划界,还包括领土问题。解决领土问题,主要依据《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法;解决海洋争端,除《公约》外,还需考虑相关条约和习惯国际法。二是《公约》争端解决机制尊重争端当事国的自愿选择。2006年,中国依据《公约》郑重声明,明确海洋划界等不适用《公约》强制程序。同时,中国与有关邻国一直存在通过谈判磋商解决争端的重要共识。

 

谢峰介绍,2000年中国与越南谈判签订北部湾划界协定。在有关争端完全解决前,中方致力于按照《公约》精神,同相关国家就涉海问题作出临时安排,目前已同菲律宾、越南等建立双边海洋事务磋商机制,积极推动与周边国家开展海上共同开发。

 

谢峰表示,中国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将继续与相关国家一道,按照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提出的双轨思路,推动海上对话交流和务实合作,妥善管控分歧,推动南海和地区繁荣发展。同时,将继续以《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为指引,加快制定有效、富有实质内容、符合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的“南海行为准则”,为管控分歧、推进合作提供更加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中国不承认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旨在维护《公约》权威性和完整性

 

在纪念《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开放签署40周年国际研讨会上作主旨报告时,谢峰表示,我们要完整、准确、善意解释和适用《公约》,反对歪曲滥用,反对双重标准,反对强权即公理。要加强国际合作,平衡海洋环保与利用,切实提升发展中国家认识、利用、保护海洋和参加全球海洋治理的能力。

 

谢锋说,我们要忠实维护《公约》宗旨原则。《公约》妥为顾及各国主权,旨在促进海洋和平用途,实现公平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确认了和平使用海洋、公海自由、国际海底为人类共同继承财产等重要原则。各方应以《公约》宗旨原则为指引,善意履行《公约》,抵制海上“丛林法则”,反对利用海洋威胁他国主权安全。

 

谢锋强调,我们要严格遵守《公约》规定的航行制度。根据《公约》,外国船舶在领海享有无害通过,但不得损害沿海国的和平、良好秩序或安全;在专属经济区享有航行自由,但须顾及沿海国对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各方在公海享有航行自由,但须符合“公海应只用于和平目的”等要求。各方应全面遵守《公约》相关规定,即使非缔约国也不能片面强调航行权利,无视沿海国的正当合理权益。中国管辖海域从未出现航行方面的问题。混淆《公约》设立的海域制度,无中生有地炒作所谓航行自由问题,是别有用心。中方一贯积极保障和维护各国依据国际法享有的航行权利,但坚决反对个别国家以“航行自由”之名,行威胁中国主权和安全之实。

 

谢锋还指出,要善意、准确适用《公约》争端解决机制。争端当事方是争端解决程序的主人,只有当事方认可和接受相关争端解决程序,才能真正有效解决争端。有关各方和国际机构应恪守“国家同意原则”,结合地区国家争端实际,善意、准确适用《公约》争端解决程序,不得越权滥用。中国一贯主张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磋商解决海洋争端。中国不接受、不承认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就是要维护《公约》的权威性和完整性。

 

美国没资格拿《公约》说事,南海航行自由不存在任何问题

 

针对美国在多种场合指责中方违反《公约》,并持续加大在南海开展“航行自由行动”,挑战中国的权利主张,谢峰表示,早在《公约》谈判期间,美方就不顾发展中国家关切,顽固反对国际海底及其资源属于人类共同继承财产,企图在《公约》之外另搞一套,对《公约》出台制造障碍。美方在谈判中反对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专属经济区制度,却在《公约》出台后主张了全球最大的专属经济区海域。

 

谢峰强调,美至今不批准《公约》,强调自身不受《公约》程序限制,却别有用心地鼓吹《公约》至上,动不动拿《公约》说事,把《公约》变成抹黑遏制打压他国的工具。美只想享受《公约》制度红利,而不愿承担《公约》义务,说一套做一套,根本没有资格拿《公约》说事。

 

谢锋指出,美方当初炮制所谓“航行自由行动”的真实目的是,抵制《公约》专属经济区等制度,维护美海洋霸权,让美军舰机继续在海洋上不受限制地横行霸道。近年来美方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动不动打着“航行自由”的幌子,挑战他国海洋主张,毫无国际法包括海洋法依据。

 

谢峰强调,中国在南海的立场主张具有充分历史和法理依据,南海航行自由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存在任何问题。美方仗势军力挑战他国主张,威胁他国安全和海洋权益,违背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等一般国际法原则,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企图违法推行海上“丛林法则”,理所当然遭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坚决反对。